2015年08月27日

總會想起往日的美好與快樂


康泰自由行似乎極為平淡,人皆會度過,只是過程與思維存在方式有異而已。中國夜節日也有許多種,除夕、重陽、中秋、清明等,幾乎夜都具有一個意味,一種情感,或者一片生活。如果說生活為白晝與暗夜鑄成,我以為,夜是最珍貴而有益處的。

康泰自由行可以有許多種身份,同時是人們休養生息的時刻,有些人愛它的祥和、有些人喜歡其浪漫、有的人重視安靜,有的,卻在乎它的藝術。自然,惱它常常有的,長夜漫漫,遭受災難、流離失所的人一定在鄙視與咒罵它的。可是,無論變幻它多少回,用多少時光也換不來它唯一的、充滿人性的、非城市機制的、生活的碎片。談起夜,理解並懂夜的人,自然有許多的。與它和在青春藝術上似乎產生多餘感。然而,這種青春藝術在城市裏到是存在,與鄉村之間,可能沒太多緣分。似乎在城市裏呆久了,有種情調,又不可變幻地錯位鄉土本性,所以,讓本是鄉下人的我感受到,微微不自在。

青春miris spa好唔好是理想主義與浪漫主義的收容所,更是金錢與地位的先鋒前沿。似乎沒有青春藝術的存在,不伴隨著仍性與荒誕,或者是執念與木訥。青春藝術是不可分割的,很少人把他們連在一起用,我冒了險試試這種苦惱。如果,從不懂事到成熟是一個成長與應付的過程,那麼生命的位置將要重新定位,心靈的美會在變換中不知所以。人處在落難艱難的時刻,情感的寄託,會在青春賦予精神的角落裏散發光芒,那是自信,是生活的嘗試,更是自我的提升。然而,這並不代表成功,儘管成功不是目的。一個人不可以總是為目的而活著,但卻不可以為活著而目的。這種去尋找生存而忘記生存的愚昧,正是兩種文明的碰撞產物,鄉村與淳樸共存,喧囂與安穩同在。如果要分出生活的話,那麼真實的藝術,卻不一定要靜得極。

夜是一個很有趣的生活的片段,人們可以在這時思考一些白晝不曾思考而忽略的東西,也可以什麼也不做,只是看看這夜,屬於自我,屬於生活,自然也屬於這個世界。如果城市與鄉村真的要尋找某種距離,在未來的二十一世紀,將是一種摸索與創造。儘管這個過程是那樣的長遠,鄉下人還是鄉下人,城市裏還是城市裏。這樣去看待一個暫時無法改變的傳統文明與現代文明的碰撞,盡是衝突,自然也有和諧與調和的。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